您好,欢迎来到-佛山视觉网 !
首页 / 博文
最新榜活跃榜

失败的力量:科里·阿肯吉尔(Cory Arcangel)艺术的侵入和失败的成功

 


 

Cory Arcangel, Various Self Playing Bowling Games (detail), 2011

日前,科里·阿肯吉尔(Cory Arcangel)在The Curve gallery of the Barbican中展出了一件装置作品,它是由一系列保龄球视频游戏组成的,这些视频游戏不断地进行自动播放,沿着长长的走廊投射出来,看起来类似于一个保龄球游戏大厅。但是,整个空间中不仅仅缺少一种针掉落在地上都能听得到的安静感,同样还缺少一种令人满意的撞击声,一种球撞击在沟槽里的声音。

多媒体艺术家阿肯吉尔为这件装置作品取名“Beat the Champ”,带有嘲笑意味地表现了渴望获胜、但却无法实现的状态——就好像固定的嘉年华游戏一样,球总是比篮筐大出一圈,就算一次又一次地投篮也注定要失败。

出现在大屏幕上的人物形象按照程序设定一遍又一遍地做着毫无目的的重复动作——这是永无休止而又毫无意义的工作——在这件作品所在的新月形的展览空间中,他们不停地为我们呈现出他们的失败。
 


 

Cory Arcangel, Various Self Playing Bowling Games (detail), 2011

这件视频游戏不仅仅表现了一个游戏中估计错误的时刻,同时还安慰了他们是活跃而又具有功能性的——只不过是以一种被胁迫的编程的状态表现出来。他们的游戏以一种永恒的失败状态被释放出来,带有阿肯吉尔名字的微型绿色芯片对他们进行了程序的修改,使整个游戏在失败这一环节中不断重复。游戏中的人物是用由阿肯吉尔设计出来的一种编码加以控制的,而不是互联网上的人际互动功能。

 


 

Cory Arcangel, Various Self Playing Bowling Games (detail), 2011

对制图法和设计的发展见证——从老旧的Atari系统,到独创的Nintendo、Sega Genesis以及Sony Playstation,再到最近的PS2和Game Cube——本身就是一种失败的证据。技术过时的速度正在不断地增长,这些系统也最终会面临失败——当它们到达消费者这一层时,则已经过时了。这些系统的设计本身也是用于自毁的,并且以一种极快的速度为它们的后继者让路。

随着系统的发展,失败也变得越来越显著。在旧的Atari系统中,保龄球将会瞬间弹回来并立即进行再次尝试。然而,随着计算机化身变得越来越逼真,保龄球的弹力也开始衰减。重点放在游戏中人物的失败之上。失望、烦恼最后发展成为愤怒,这些人举起虚拟的手臂在空中晃动,摇摆着他们用计算机编程实现的脑袋,尽全力发泄着他们满腔的怒火。技术的发展进程中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挫折和越来越少的乐观,于是出现了一种基本的发展走势:技术也许并不能完全拯救我们。
 


 

Cory Arcangel, Various Self Playing Bowling Games (detail), 2011

通过侵入并篡改整个体系,阿肯吉尔讽刺了当代社会所存在的失败和挫折。令人心情愉快的保龄球游戏变成暗示了人和机器之间复杂而又危险的关系的比喻意象。阿肯吉尔将它看作是“人类本性的短路,而这种短路则是由于每个人时刻盯着自己的电话或是Facebook而引起的。”这些虚拟的人物形象完全受阿肯吉尔的控制,他们就是受预先编制的编码控制的傀儡。侵入系统的行为对于系统本身来说也是一种失败——这肯定了人类能够超越机器。我们也许不能赢得游戏或者使自己远离Facebook,但正如阿肯吉尔所证明的那样,我们能够改变结果并使它服从于我们的意愿。


 
上一页:e家环保会所下一页:英男子用LED钥匙环画出光速汽车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闻评论(共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