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佛山视觉网 !
首页 / 博文
最新榜活跃榜

威尼斯双年展:一场装置艺术的较量


艺术家托马斯·赫赛豪恩在瑞士馆中接受采访
 

在观看了本届威尼斯双年展大部分的国家馆展览之后,我发现今年的双年展在沉浸式环境装置中,已经逐步形成了一种无法避免、竞争激烈的斗争。这样的战争在占据了优势地位的英国馆(代表艺术家迈克·尼尔森)、德国馆(代表艺术家克里斯托弗·施林格赛夫)以及法国馆(代表艺术家克里斯蒂安·波尔斯坦基)之间尤为明显,此外,瑞士馆(代表艺术家托马斯·赫赛豪恩)以及捷克共和国国家馆也参与到了这场混战中。捷克共和国国家馆的代表艺术家是鲜为人知的艺术家多米尼克·郎(Dominik Lang),他在场馆中安装了一件效果奇特、类似于时光储存器的装置,装置中放置了大量普通的战后雕塑作品——这些雕塑都是他父亲吉日·郎(Jiri Lang,1927-1966)创作的,他在多米尼克出生前不久停止了艺术创作。这件装置作品起着发人深省的暗示作用:它使人们想起了那些在艺术创作的特定时期,大部分都在等待中度过的默默无闻的艺术家,以及艺术品变成物品、等待结束被忽视阶段的能力。
 


 

丹麦馆展览的表演者之一
 

丹麦馆的展览让我们从数不清的装置艺术中获得了一些缓解,它对政治思想艺术进行了国际范围内的全面考察。在绿园城堡的中央馆中,三幅丁多列托(Tintoretto)的重要作品会使人感到格外兴奋——它们一开始是在“ILLUMInations”主题展如洞穴一般的开幕画廊中展出。这种新旧艺术的碰撞很好地对“ILLUMInations”主题展进行了预测。
 


安放在美国馆外的装置作品“Gloria”
 

与此同时,美国馆在欧洲国家馆林立的绿园城堡中可能难以找到立足之地,但它在这一装置艺术的较量中仍然扮演着一个活跃的角色。美国馆代表艺术家Allora及Calzadilla带来的开场是一辆上下颠倒的坦克,坦克上则放置着一台跑步运动员用的跑步机。跑步机的运转带动了坦克的履带,金属碰撞发出的丁当声在整个绿园城堡中回荡着,这样的效果足以使每个人都感到吃惊。我的第一反应是它是乖戾的美国精神在听觉上的反映,而这种表现方式是很能引起人们注意的。人们从这辆坦克中仿佛看到了美国的武力威胁。不过,这样的象征意义很快会因为将在绿园城堡中工作6个月之久的员工而逐渐消失:当观众都回家了之后,这些员工也许会开始厌恶这种有点太过具体的美国典型代表。


 
上一页:黄鹤楼Logo出炉 + 25个象形的建筑标志下一页:神秘画作临被毁危机,艺术家现真身平争议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闻评论(共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