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佛山视觉网 !
首页 / 博文
最新榜活跃榜

朱仁民:.用艺术手法拯救人类生态的设计大师



朱仁民

  简介:

  朱仁民,号莲花洋人。籍贯浙江玉环,出生于宁海。

  童年在 潘天寿先生身边,少年随父因去海岛普陀。

  84年入中国美院助教班。

  87年起来往于国内外讲学办展,景观艺术设计。

  90年两次受文化部表彰评为全国先进工作者,市一、二届人大代表和突出贡献技术人才。

  96年购买莲花岛,实践艺术与禅宗理论活动。

  97年任中国美术学院风景设计研究院常务院长。

  历任:

  中国美术学院风景建筑设计研究院院长

  杭州潘天寿环境艺术设计研究院 院长

  美国PANTACE设计事务所 首席设计师

  浙江省旅游局旅游规划设计所 所长

  浙江大学城市学院景观研究实习基地 主任教授

  杭州市委、市政府决策咨询委员会 委员

  浙江省文化厅高级职称评审委员会 在库评委

  浙江省陶瓷博物馆 馆长

  重新站起来的朱仁民开始想走的更远了,于是乎,三大洲,十五国,此后他开始游学各国并专攻景观设计学。1992年,他回国创办大陆首家景观设计机构并任中国美院风景建筑研究设计院所长、院长,在国内率先引入景观事务所制,推动生态修复理念和景观设计产业。

  八十年代开始,朱仁民创设《人类生态修复学》,建立心灵生态、自然生态、艺术生态三个目标,为了这三大目标,他耗时三十年,投入几千万,建立了莲花岛、国际艺术家村、艺术馆等多所艺术公益机构,并免费培养教育了大量的民间艺术设计工作者。最令世人不可理喻是他专挑沙漠、海岛、黄河、湿地、断崖等被人类破坏掉的十大典型地貌,进行了几十年艰苦卓绝的修复工作,为三个生态做了强有力的理论和实践论证。他独资投入几千万在荒蛮的东海台风区普陀买下莲花岛,十几年中以人类最原始的的运、拉、背、扛、凿,创造性地用生态和文脉建起了世上唯一的一座海上大地艺术作品,作为艺术作品他获得了省建筑装饰最高奖,获得了由文化部、建设部联合举办的“2006年中国国际建筑艺术双年展专辑优秀奖”。在这一切辛苦改造之后,他在海岛入口花岗石上郑重其事地刻下“永久免费”四个大字离开了。

  在这之后,朱仁民又耗时六年,航程四十五趟十万公里,在几万亩的西部沙地上设计,营造了世界上第一个沙地上国家级湿地公园-鸣翠湖国家湿地公园,也是中国西部乃至整个黄河流域唯一的国家级湿地公园,中国的三个国家级湿地公园中唯有这一个是沙化地上建造出来的湿地公园,06年国家林业局局长专程去鸣翠湖举行授牌仪式。国际湿地公约组织的李朗先生在鸣翠湖举办的国际湿地论坛会上对朱仁民评价为“震撼”和“五体投地”。2001年的全国七百多家湿地公园评选中,鸣翠湖国家湿地公园名列前茅。之后他又马不停蹄在全国规划设计了干涸了的黄河——宁夏金水园黄河文化度假区,立项并设计改造了杭州市中心的垃圾河——大运河杭州胜利河美食街,又成为全国十大特色美食街。同时他又关注并完成了杭州千岛湖高速公路、舟山跨海大桥连岛公路景观建筑等一般单位啃不下、受不住的生态保护工程。

  如今,朱仁民设计的舟山海岛“布达拉宫” 整体建设已进入扫尾阶段。朱仁民利用舟山将要仪失的海岛民居元素作为遮挡现代人类丑陋行径的创造性手法,将朱家尖普陀山码头的巨大裸崖进行了遮挡和修复,如同意大利国家艺术家协会主席Gabriele Altobelli说的:“这一建筑将成为文化性的****之作。”这些设计案例在朱仁民看来,无非就是证明其理论“设计是心灵生态、艺术生态和自然生态的一种最佳传达手段”。海岛、湿地、断崖、运河、……三十年的艰苦卓绝,朱仁民的10个案例基本完成,“我已经在美国伯克利大学、欧洲LABA艺术学院以及中国浙江大学为建立人类生态修复学的学科展开了研讨,今年十月份我在意大利国家艺术馆个人展和联合国举办的朱仁民生态艺术作品展,都是人类对大自然保护和崇尚的一种呼吁,我希望的是人类能够更加重视我们大自然给予我们的天然恩赐,尽量少去破坏它。”朱仁民由衷的感叹。

  创办渔民职校、渔民画苑,这在大多数人眼里,或许是件极为疯狂的事情。但在朱仁民的生活中,教渔民、教儿童从来就是免费的,甚至学生到杭州学习,朱仁民还会提供他们在艺术家村免费吃饭、住宿,他的钱都在公益事业上,自己从来不留钱。

  从朱仁民的个人的经历及设计作品,不难看出他无时无刻都是在用一种宏观的角度来看待整个艺术,艺术不仅仅是其本身,而是整个生态也要发展。“我用我的艺术来拯救人类的生态,拯救生态就是拯救人类。”朱仁民如是说。文化的生态,也就是艺术的生态,也就是自然的生态,也就是人文、心灵的生态,这三个生态互相不能剥离,他们分支而统一。而他的设计理念,也正来源于此。

  “‘跳蚤顶不起被窝的’,但是我愿意做这个‘跳蚤’,我觉得我这样活着才会有意义。”朱仁民说,只有这样,他才能把自己所有的聪明才智、主观能动性充分地抖露、发挥给这个民族、社会、人类。而他所希望的是自己并非是个样本,而是每一个设计师、文化人、知识分子,在这个时代都尽自己的责任和义务,拯救人类。

  后记:“这个国家,这个名族,从苦难中出来,一下子改革开放,一下子经济勃发,会有很多文化的失落,大众文化的提升,东西文化的冲撞,作为一个中国的知识分子,作为一个艺术家,你能给这个时代提供什么,你会做什么……”这是朱仁民老师留给我们的思索。正如他所说,他买下莲花岛,每年免费参观的旅游人群看到的不是这个岛如何风景优美,也并不是旅游如何休闲,他希望让人们体会到的是一种人文精神。在这样的时代,还有这样的人愿意这样干。不得不说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幸运。
 
 
佛山视觉投稿/约稿:
tougao8080@163.com

上一页:看牛B的空间设计师如何做照明设计下一页:张卓元:改革需“顶层设计”更需要“顶层推动”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闻评论(共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