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佛山视觉网 !
首页 / 博文
最新榜活跃榜

余秉楠:“最美的书”与书籍设计的标准

d43d7e1552021568e02733.jpg

  余秉楠先生是我国著名的书籍设计和平面设计家,1962年在德意志民主共和国莱比锡平面设计与书籍艺术大学获得硕士学位,曾任中央工艺美术学院书籍艺术系主任,作品曾获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最美的书”等诸多国内外奖项,1989年他因在书籍艺术教学、设计和理论方面的突出成就获得莱比锡市政府颁发的“谷登堡”奖,他作为莱比锡国际书籍艺术展览会国际评审委员会中国评委为中国“最美的书”走向国际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近日,本刊就“最美的书”的评选等与中国书籍设计发展相关的论题采访了余秉楠先生。

  《装饰》:您认为“最美的书”的衡量标准有哪些?请介绍一下中国作品参加世界“最美的书”评选的背景。

  余秉楠:为了鼓励提高书籍的艺术水平和技术质量,越来越多的国家进行一年一度的“最美的书”评选活动。评选以后印制精美的小册子进行宣传,并在小册子中发表评委会的工作报告和一些关于书籍艺术的学术论文,指出书籍生产各个部门的进步、存在的问题以及今后发展的方向。这种评选活动首先是从1914年的美国开始的,最早在捷克得到推广。1926年在荷兰,1929年在德国也开始举办,然后扩大到许多国家而受益匪浅。

  每年在莱比锡举办的“世界最美的书”评选活动,由德国图书艺术基金会、德国国家图书馆和莱比锡市政府联合举办,反映了当今世界书籍艺术的最高水平。获得了“世界最美的书”称号的书籍还被安排到一些国家进行巡展。

  “世界最美的书”的评选,有着严格的评审程序和全面的评审要求。法兰克福和莱比锡书籍艺术基金会主席、德国著名设计家乌塔·施耐特介绍,每届评委会基本由7人组成,他们均是来自世界不同国家的著名书籍艺术家和教育家。7名评委在对所选送的各国“最美的书”进行浏览后,各自挑选出14种左右比较满意的图书进行汇总,经评议后选出79种进行投票,产生35种图书进入下一轮次评选。评委们对这35种图书不但要仔细翻阅,还必须独立发表见解,然后再进行投票,确定最后获奖的14种图书。在评审要求方面,“世界最美的书”评选强调书籍整体的艺术氛围,要求书籍的各个部分,封面、护封、环衬、扉页、目录、版面、插图、字体等在美学上保持一致,设计形式必须适合书籍内容;在制作上达到最高的艺术水平和最高的技术水平相统一。对于不同国家不同文字的图书如何进行评选,“世界最美的书”评委们认为,图书设计的艺术性在于文字的排式、比例,在于是否构成了一件艺术品,体现了一种文化氛围,不仅要吸引人的视觉,还要使人的手感舒适。

  中国在2003年开始了这种评选活动,每年一次组成评委会评选全国选送来的书籍,评出中国“最美的书”,并参加莱比锡“世界最美的书”的评选。我国连续几年都获得了这个奖项,取得了较好的成绩。上海新闻出版局十分重视这件事,我向他们介绍了德国书籍艺术基金会驻北京的负责人,起到了搭桥的作用。我上世纪50年代在莱比锡留学,1989年在德国的国际书籍艺术博览会担任评委,并且在那届展览会上获得“谷登堡”奖,跟他们的书籍艺术基金会和出版界比较熟悉,他们说,没有中国的参加,“世界最美的书”是不完整的,因此希望我们能经常参加他们的活动,所以对“世界最美的书”的参赛,我一直想把它促成。

  《装饰》:在德国学习书籍设计的经历对您有哪些影响?当时中国书籍设计的情况如何?

  余秉楠:我在德国学习5年,攻读硕士学位,加上学习德语1年,这段学习经历的影响是很深远的,由于我们国家的情况,这里的坎坷很多,总体来看,还是实现了我的很多梦想。从刚才谈到的“最美的书”的两个评选标准来看,当时在我国很欠缺。一种观点认为画一个封面就是书籍设计,出版社美编的工作就是画封面,还有就是画插图,没有整体设计的概念。书籍设计的含义是指一本书从开本、字体、版面、插图、封面、护封,以及纸张、印刷、装订和材料的事先的艺术设计。也就是从原稿到成书应做的整体设计工作。有人以为,把一幅画印在封面上,就叫做书籍设计,其实这是把画画当成了设计。或者只设计封面,就叫做书籍设计。诚然,封面和护封都是书籍的外观,是书籍设计的主要部分,但这是以局部代替了全部,都是一种误解。或者一本有插图的书籍,一本美术画册或者一本有趣的儿童书籍,就认为是美观的,而不需要别的了。诚然,这类书籍是比较有魅力的,但它只有某一方面的艺术成就,也不是书籍设计的全部。如果没有相宜的字体和版面、扉页和环衬、封面和护封的配合,达到各部分的和谐一致,也不能成为一本美观的书籍。还有问题更多的,书籍装帧这个名词流行了多年,但在词典里,帧是量词,是用于字画等的数量单位。把许多书页装订成书,即为装帧。潢纸是用一种叫做黄檗的黄色药水染纸,目的是为了防蠹虫,同时在色彩上比较柔和,对视力有利。经装裱后,叫做装潢。今转为装饰物品使美观。由此可见,书籍装帧与书籍设计是有区别的。一本书出来了,怎样对它进行装饰,这种概念还是手工业时代的,不是现代工业以后的设计概念。这个观念的改变不论学校还是社会上维持的时间比较长,改变观念乃是当务之急。

  《装饰》:您认为书籍设计中最应该重视的是哪些内容?在过去100年中中国书籍设计经历了哪些发展?

  余秉楠:作为书籍设计来说,最基本的就是字体,一般情况下,它占了书籍的最大部分。但是我们对于字体的重视很不够,我国的印刷字体品种非常少,面貌改变不是很大,半个多世纪过去了,虽然也做过一些努力,但设计字体的人才还是很缺乏。

  第二个组成部分是版面设计,它主要指印刷品中的设计,但也是平面设计、展览等设计的重要方法。版面设计尤其在改革开放之前,还停留在19世纪的水平,是很传统的设计。在20世纪整个100年当中,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传统的版面设计完成了现代的转化,这里面有三个阶段:20世纪初,德国的包豪斯在书籍版面设计上,推广了构成主义,包括建筑、展览、工业设计都体现了构成主义的思想,这样开始了和传统设计完全不同的现代设计。第二阶段是在瑞士开始的网格设计,上世纪50年代成熟。第三阶段是上世纪80年代,在美国产生的自由版面设计,很有发展潜力。这三个阶段把传统的书籍设计和平面设计整个推向崭新的现代设计阶段,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我国对这些还不是很熟悉,出版界以及很多设计公司、广告公司的印刷品设计受到了影响,但是模仿的比较多,大多是一知半解。学校的任务应该把系统知识提高到理论上去认识,在课程设置上做出努力,传授给学生,这样来赶上时代的发展。

  我们应该有意识转变这样的观念,从手工艺时代仅仅为了装饰封面,画些插图的情况引导到很新的设计观念上来,我们的教学也要形成这样一种转变。

  改革开放以来。出版行业有了迅速的发展和繁荣,优秀的作品也很多,这是值得高兴的事情。尤其在材料和工艺上,我们的印刷质量和纸张不比先进国家差,但是设计的问题就暴露出来了。一种情况是把传统的装饰纹样没有经过消化搬到封面上来,另一种就是对外国形式的生硬模仿,这两种倾向在我们现在的书籍设计中是相当严重的。

  《装饰》:您认为设计的问题主要在哪些方面?

  余秉楠:最重要的是设计观念的转变,比如把只设计封面转变为整体设计,还有就是把手工业的装饰手法转变为现代设计。

  对字体的重视还不够,我们国家的字体发展比日本缓慢得多,跟西方的差距更大。最近《深圳商报》刊登了字体设计的专题,采访了一些专家和设计师,我们从建国到现在60年,新的字体200套,但是日本1年就有200套,差距非常大。在创新方面,新的字体尤其是常用字体的面貌没有大的改变。字体和版面对于书籍设计来说,是最基本的部分和最重要的设计方法。认为版面设计只是技术设计没有艺术性的看法是片面的。

  现在我们的书籍插图在数量和质量上呈下降的趋势,插图的表现方法更局限。插图种类有很多,从书籍的范围来说,有文学插图、科技插图,表现技法有钢笔、毛笔、木刻、石印和摄影等,中央美院版画系还有插图专业,我们学院多年来一直都是手绘的儿童插图。

  书籍设计的任务也可用说是标准有三个:
  (一)、恰当而有效地表现书籍内容。设计者应事先对书籍的内容、作者意图和读者范围尽可能有一个详尽的了解。设计要与书籍内容、书籍种类和写作风格相符合,做到形式与内容一致。
  (二)、考虑到读者对象的年龄、职业、文化程度、民族地区的不同需要和使用方便,照顾他们的审美水平和欣赏习惯。
  (三)、形成一本出色的书籍。一本美观的书籍必须是在艺术设计上和技术生产上都有很高的质量。提倡创新,鼓励具有时代特色和民族风格的设计。

  书籍设计应当在书籍的所有部分都有最好的艺术质量,它那与内容吻合的形式应给人以完整的印象。

  我认为20年前撤销书籍设计这一专业很不应该,非常可惜。从我国情况来看,首先中国的“四大发明”中造纸术和印刷术这两项与书籍生产密切相关,古代书籍设计也是非常优秀的。直到现在荣宝斋水印木刻、线装书在世界上都是屡屡获奖的,传统非常好。为什么到现在我们就落后了?一方面与经济的发展有关,另方面是设计观念的落后,再加上我们对它的重要意义认识不足。发展书籍设计有这样好的基础,作为媒介的重要形式,国家对书籍设计的需求非常大,但是现在书籍设计的人才培养基本上断了,只能从别的专业转过来。书籍设计是很系统的专业,没有多年的锻炼,很难胜任这一工作,最大的问题就是把书籍当作一般商品来设计,注重广告性而不重视文化性,把书籍的文化内涵、精神容器的功能抹杀了。从优秀传统和国家的需要这两方面看,都应该把培养书籍设计专门人才的教育事业重视起来。

  《装饰》:您对德国的书籍设计有哪些评价?为什么书籍设计能在德国产生这样大的影响?

  余秉楠:德国的书籍艺术有悠久的传统和世界一流的水平。首先是15世纪谷腾堡发明了铅活字印刷术,他确立的古典版面设计至今仍处于主要地位。19世纪发明了石版印刷术。20世纪初产生的青年风格影响了许多国家。1919年成立的包豪斯设计学院,它提倡的构成主义书籍艺术风格在许多国家得到了推广,尤其是给科技书籍、杂志、摄影画册和广告印刷品带来了很高的质量。莱比锡和法兰克福成为世界书籍贸易的中心。有两百多年书籍设计教育传统的莱比锡平面设计与书籍艺术大学成为许多国家学习书籍设计的人们向往的地方。莱比锡被称为书籍城,这里的居民爱好读书,而且一年一度的国际书籍搏览会,“世界最美的书”竞赛也是在这里举办的。

  德国书籍艺术的特点是:严谨、合理、不失机灵活泼。对于一本书力求整体的和谐一致,尤其在印刷字体创作和版面设计方面有突出的成就。

  德国的版图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至1990年以前虽分裂为东德和西德,但在书籍艺术上,一致却胜过差异。这种互相一致的根源,就是共同的民族传统。东德比较鼓励对廉价的设计活泼美观的普及本的努力,西德在设计上比较灵活,封面的广告性也较强。

  德国的书籍设计强调恰当而有效地表现书籍内容,做到形式与内容一致。恰当是要符合书籍的身份,例如人的穿衣,不能都穿金戴银,奢侈豪华。现在国内的图书市场出现了两种不好的倾向:一方面为了所谓的促销,把一本内容很好的书设计得庸俗不堪;另一方面又不惜工本,配上极其奢侈的外观,看上去像月饼盒或者工艺品。这些都是设计垃圾,应该引以为戒的。

  《装饰》:您认为一名优秀的书籍设计师应具备哪些素质?

  余秉楠:因为设计师要面对各个方面的题材,所以知识面要广,我们要求除了在艺术上有一定的素质和锻炼,还应该有兴趣多读书,要喜欢读各种各样的书。如果知识缺乏就很难做好。

  《装饰》:现在阅读方式越来越趋于多元化,对传统阅读是不是有一定的影响和冲击?“最美的书”的评选对传统阅读方式的回归是不是有影响?

  余秉楠:在上个世纪80年代,就听说了将来电脑要代替书籍的说法,后来国内也有这样的声音,但是到现在,书籍出版的数量不是少了,而是越来越多。因为功能不一样,就像有了电视也仍然要看报,印刷品可以不受时间场合的限制,能够随时阅读和思考,有些书比如口袋书,可以随身携带,非常方便,所以纸张印刷品不能被电脑完全取代,这种几千年来人类的习惯,是不可替代的。

上一页:左马:用插画谋生用漫画“做梦”下一页:岳明 中国插画行业“让人很心碎”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闻评论(共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