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佛山视觉网 !
首页 / 新闻
最新榜活跃榜

新闻资讯:一只“伦敦碗”的规划与设计

上传日期:2014-07-20 23:25:57
系统分类:新闻
作品版权:原作者版权所有,禁止匿名转载;禁止商业使用;禁止个人使用

收藏

  作为第30届夏季奥运会举办城市,伦敦将怎样被历史记住?至少在国际奥组委主席罗格眼里,最关键的不是赛场能打破多少项世界记录,也不是伦敦如何为了第三次当好这一顶级体育盛会的东道主花尽心思,而是英国人在奥运会各项建设中所推崇并全力实践的“遗产”概念。这些“遗产”中最直观最抢眼的亮点,就是用来举办开、闭幕式和田径等重要赛事的伦敦奥运主体育场。

  因为上阔下窄的造型,体育场绰号“伦敦碗”,这只“碗”备受赞誉的首要原因是使用了史上规模最大的临时看台,8万座位中,只有25000个固定座位,上部的55000个座位都是可拆卸的,从可持续性出发,奥运会结束之后,这里可以迅速瘦身为一座中型社区体育场。

  不过,“伦敦碗”的主创建筑师飞利浦·詹森(Philip Johnson)在接受本报采访时透露,那只是最初设想,目前伦敦奥组委正和他们一起考虑保留更多座位,“伦敦碗”不必过度“瘦身”的一部分原因是伦敦赢得了2017年世界田径锦标赛举办权。

  “我们即将提交一个规划申请,看起来奥运主场馆的容量似乎不会像原本打算的那样削减,也许可以保留6万个座位,这样就有能力举办其它不同事件,不光是足球、橄榄球甚至板球等体育比赛,也可以做音乐会。”他说。

  6年前开始带领团队负责主场馆建设时,詹森只有34岁。他曾去过北京奥运会考察。“北京奥运很棒,但我们没有试图去跟随北京的做法,”他说,“我们可以在伦敦做一些不同的事。”6年后,他确信,伦敦的做法将引领未来体育建筑考虑更多可持续性的风潮,未来城市在申办大型赛事时,把握好场馆建设的永久性和临时性之间的关系将变得更重要。

  中标:“遗产”理念指引设计

  早在伦敦于2005年被确定为2012年夏季奥运会举办地之前,詹森所在公司Populous就已进入角色,参与到筹划工作中,给伦敦奥组委的竞标书提供技术方面的协助,以确保场馆规划草案可以被国际奥委会接受。

  “遗产”理念那时就作为设计思路的指引。如何安置奥运遗产是举办像奥运会这样的大型国际赛事所

  面临的共同问题。全世界很多人在短期内聚居到一个城市里,当赛事结束人们离去之后会发生什么?在詹森看来,有些城市——像巴塞罗那——已经处理得很好,有些城市在这方面的考虑则不是很成功。正因如此,伦敦从一开始就热衷于在奥林匹克公园建设中“嵌入式地”考虑到其将来作为奥运遗产的后续发展。

  伦敦获得奥运主办权的消息一宣布,伦敦奥组委就委托了主策划团队,Populous也在其中,他们要为位于斯特拉福德的奥运公园设计总体规划并提交规划申请,包括如何建设奥林匹克公园、人们如何从不同的交通线路到达,以及奥林匹克公园如何成为奥运遗产的设想。

  场地一旦决定下来,就必须尽快确定主场馆的建造方式,因为主场馆是整个奥运会最重要的建筑,为了确保能在2011年夏季完工并开始赛前系列测试,负责场馆建设的奥伦敦奥运交付管理局决定把从设计到完工的环节都委托给一个综合的团队,而不是分别去选择一个建筑设计公司,再找一个承建商来实施。

  奥伦敦奥运交付管理局在全欧洲范围邀请各个建筑设计和施工团队,每个团队都必须证明自己有过在同等规模项目上的成功合作。

  作为一家全球性建筑设计和总体规划顾问公司,Populous虽鲜为人知,但该公司负责设计的一些运动场馆赫赫有名,包括2000年悉尼奥运会主场馆、2010年南非世界杯约翰内斯堡足球城体育场、伦敦的温布利网球场等,2014年南京青年奥林匹克运动会的主场馆也是其设计。Populous与其承建商合作伙伴在之前的悉尼、雅典和北京多个奥运建筑项目上也都有合作,他们在2006年圣诞节提交的设计方案,于次年1月投标成功。

  挑战:如何建造临时结构

  伦敦本身已有很多大型体育场馆,当时奥组委也犹豫是否需要再新建一个超大场馆,但体育界非常希望能有一个新家,对像西汉姆足球俱乐部这样的潜在下家来说,理想的设计规模就是真正能卖出票的大约25000个座位,而且也足以呈现盛大的气氛。因此,詹森和他的同事们要面对的挑战就是如何去设计一个在短期内有大规模容量、随后可以缩减为较小规模的体育场。

  这个非常务实的想法要实施起来可不容易。

  对于如何设计和建造那些临时结构,必须另辟蹊径,因为传统上该建筑应该有一系列大堂,人们可以穿过大堂到达体育场每一层,洗手间和吧台的位置也应该在大堂,但现在上层结构只是临时性的,一切都要重新考虑。

  最终他们决定把大量的观众设施放在看台上,就像经典的英国夏季花园聚会那样,人们可以在七八月的好天气下尽情享受,这意味着真正的体育场结构本身将非常简单和高效。

  “从一开始我们的时间进度就非常紧,承建商也希望能尽早在现场开始施工,” 詹森回忆道,“所以我们决定把规划申请书分成两部分,基础面上的一切单独设计,所有和舞台在同一平面及低于舞台的部分,都需要迅速开工,这部分设计工作不得不更快于上部的设计工作,但我们又需要知道上部的设计是什么,支架如何起作用,负荷怎么压下来,工程师们在不知道上部为何物的情况下是无法进行下部基础工作的。”

  最终他们决定将团队里所有人分派专门处理各个围绕在基础工作的设计,包括下水道的走向,座位系统的结构。最终操作起来就是一切事情同时进行。他承认这种快速的工作模式非常难于管理,但核心就是确保一切按计划进行,绝不能出任何差错。

  而带领一个几十人的创意团队工作,其中很多是相当有创意的人才,所有点子总是在同一时间被抛出来,詹森工作的一部分就是决定在哪个地方用哪个点子,并尝试在整个项目实施中保持一致眼光,不能太被时尚和任何异想天开的想法所分心。

  在詹森看来,预算是个约束,但这种约束同时也变成了激发各种创新设想和实践的机会,只要一切在技术上可行。“你无法做出比这种形式更轻的屋顶,只使用如此少的材料,为可持续发展作出了贡献。”他说。

  理念:不要建造太多永久建筑

  2008年5月,詹森曾去北京参加过一个场馆测试。他说很喜欢北京的奥运场馆,建筑属于各种不同的简洁风格,但没想继续像北京那么做。

  “北京奥运会很棒,我想很多英国人通过北京奥运会忽然对北京有了一个大概的认识,所以我认为北京奥运会也许是北京和中国的伟大广告,”他说,“但是在伦敦,我们也许希望更多地展示城市本身,我认为在伦敦有些临时场馆的设计方式意味着奥林匹克公园并不会成为太多焦点。试想铁人三项的自行车路线经过白金汉宫,沙滩排球比赛就设在首相居住的唐宁街外面……我确信伦敦被人们所知的威斯敏斯特教堂、大本钟、伦敦眼、格林尼治公园等等这些地方届时都将被华丽地照亮,我可以预期到的评论和媒体报道就是——伦敦是怎样作为一个整体来举办奥运,而不只是专注于奥运场馆。”

  詹森刚去看过一场主题为“透过历史看体育场馆”的展览,涵盖从古罗马、希腊时期到现代甚至未来的场馆。他认为伦敦奥运会带来了一种新的思考方式——探讨永久性和临时性之间的关系。

  “很显然世界上的富裕国家可以花很多钱来举办像奥运会这样的大型赛事,但是以我自己的理解,国际奥委会想要做的是希望通过举办奥运会来进一步传播奥运理念。做到这一点的方式就是不要建造如此多的永久性建筑,或者说在建筑中至少融入临时性的部分,伦敦已经开始了这一进程,或者可能比以前做得更明显。”

  未来:后奥运时代的功能规划

  按目前规划,伦敦奥运会后,主体育场将被关闭,由伦敦奥组委负责拆除屋顶,然后交给伦敦奥运遗产公司(LODC),后者再确定承包商,完成相关改造,计划2014年重新开放,举办2014年夏天的第一场赛事,然后再举办2017年夏天的世界田径锦标赛。

  奥林匹克公园在奥运会结束后将改名为伊丽莎白二世女王公园。很长时间里,LODC将管理一块庞大的基础设施并进行长远业务规划。LODC要寻求奥林匹克公园的未来发展途径,例如奥运村将如何从为运动员提供住宿的功能转换为私人和社会住房组合;水上运动中心将拆除所有临时座位层,继续成为伦敦领先的水上运动中心;至于主体育场,LODC成立之初就宣布,更愿意把主体育场留下来并或多或少地保持座位容量。

  因此,詹森现在的工作是考虑奥运会后体育场怎么改造。“我们的建筑物不是被设计为空置的,它们是为了人们设计的,这就是Populous这个名字的意思,”他说,“奥运开幕式只是一个大的梦幻聚会,随后是严肃的体育竞赛,但以后可能发生的事情就非常不同了。我真的很想帮助主体育场进入它的下一个阶段。它就像一个你刚带到这个世界上的婴儿,你必须帮助这个婴儿成长到进入大学,或者找到一份工作。”

 


上一页:微软发布新版Office,Logo全面更新下一页:王长江:莫让顶层设计走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闻评论(共有 0 条评论)